我已授权

注册

苦哈哈的北漂,终于等来了房租降价!

2020-06-15 08:38:46 90度地产微信号  琉璃

京租金的下跌,在2019年下半年已初现端倪。

到了2020年,在疫情这只“黑天鹅”的冲击之下,租房市场长时间陷入低迷。新房市场的周末百亿狂欢,二手房市场的暗搓搓回暖涨价,在租房市场,全不存在。

一向在租房市场处于弱势地位的租客,终于等来了难得一见的降价。在90度做的一轮小范围调查里,本次北京租金下降在4%-15%不等。

一组组数字背后,是各自冷暖自知的人生。

去年涨1000今年降300

租金降4%带来的小确幸

提到去年涨租的经历,小Q依稀记得当时拍案而起的愤怒心情。

小Q在东二环工作了4年多,佛系的她追求稳定,最怕麻烦。所以自从和朋友在雅宝里社区整租了套两居室,就一直住在那里。最初和房东签的是三年长期合同,每月租金6000元。

2018年6月,三年合同到期。房东以6000元比周边租金低太多为由,要求每月涨500元。当时正赶上北京租金大涨,小Q觉得三年涨500元算“良心价”,于是十分痛快地答应了。不过房东也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合同期限要从三年一签改成一年一签。

没想到2019年续租的时候,房东一改之前的作风,一张口就要涨1000元。小Q愤怒之余有点不甘心,争取说涨800元行不行,没想到这个请求也被一口回绝了。

小Q和朋友把主流的租房APP看了个遍,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同地段两居室的整租价格,已经从2018年6500元的平均水平蹿到了7200-7800元的高价位。饭不能不吃,房不能不住。不想折腾的一对小姐妹,面对这个价位也只能认了。

今年续签,房东同意一个月降300元。300元,在偌大的北京连10份麦当劳套餐都买不来,在7500元租金的基础上也只是小降了4%,但却足以让北漂的小Q获得些许的安慰。

其实在房东通知之前,小Q依着惯例在网上找了圈儿房,感觉附近挂出来的房源,明显要比往年多。便宜的房子也不是没有,同一栋楼里的16楼有套三居,次卧和小Q现在住的标准一样,每月租金才3000元。

小Q不想换,舍不得朋友,也实在是不想折腾了。

长租公寓抢房硝烟散去

租金跌回三年前

小Q的住处向东9公里外的国美第一城,就是范范前两年投资的房产所在。近邻地铁的108平米三居,买了之后一直挂在中介出租。

刚投资这套房产的时候,范范对它寄予了厚望:靠出租每年挣个十几万,孩子的教育、、旅行开销,基本就能覆盖住了,还能留出一部分贴补家用。

从2017到2019的三年间,北京租房市场的价格节节攀升,这套房子的租金,也从最初的9500元/月涨到第二年的10000元/月,再到第三年的10800元/月。

2019年年末,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续租时间。往年中介会提前一个月联系业主,这一年范范却迟迟没接到中介的电话。不放心的她主动打过去问情况,结果接待的经纪人告诉她,这个区域的房源库存太多,暂停收房。

开始她还以为是中介惯用的价格博弈小把戏,结果到其他中介一问,得到的全部是同样的答复。范范有点懵,不是说北京租金一直涨挺凶吗?怎么说不租就不租了。不过房子收回来空着也不合适,那就换一家中介再租呗。

摆在范范面前的,是两个选择:要么降价出租,要么等春节后的租赁旺季。习惯落袋为安的范范,选择了前者。

房子到期后,她和另一家中介签了为期一年的长租合同,租金9600元/月,月租金只比三年前贵了100元。

疫情期间,范范又接到了中介的电话:简短的寒暄过后,对方提出租金要再降个一百块。这次范范没有纠结,立刻欣然接受了。

三个月后,范范听说了一个消息,这家中介新签的长租合同,空置期从一个月提到了两个月。相当于房东如果跟中介签一年的合同,只能收取十个月的租金。

对于租金的下降,范范在心理上很难接受。她不止一次地跟同事聊起,凭什么北京楼市回暖了,租金反而降了?

换房省出700块

吃它不香吗?

青杏的换房节点,恰好和毕业季重和。每次续签,租金谈判都是个脑力活儿。想要在房东最容易涨价的节点少涨一点租金,真的太难了。

一年前,毕业后一直一起租房的室友工作发生变动,为兼顾两人上班方便,青杏把家从南三环边上搬到了北五环外的立水桥。

出于方便和改善生活环境的考虑,她们最终选择通过某寓租下了一间大大的厅隔。房子虽然是简装,但胜在采光好、空间大,有固定的阿姨来打扫卫生,也不必担心像公寓楼那样容易有蟑螂。青杏对这个新住处,还算比较满意的。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小区这片的配套一直就没发展起来。附近能买东西的地方只有一个大超市,想买菜能指望上的只有盒马。小区附近倒是有个小菜店,但香菜之类的配料居然能卖到100元/斤的价格,简直能惊掉人的下巴。

眼看着一年的租房合同就快到期,生活成本居高不下,青杏和室友考虑是不是能在租房上省一点。有次路过物业的告示栏,上面张贴着很多房东出租的房源。青杏记下了合眼缘的房源房东的联系方式,约好了周末去看房。

疫情过后,北京的租房市场一直比较低迷,以往不好讲话的房东,也变得慈眉善目起来。一圈转下来,青杏看上了一间正规主卧,租金2800元/月。房间虽然比之前的小了一点,但是精装修,无论是装修设计还是家电配置,都比之前的房间要高不止一个level。

青杏和室友一起算了笔账,现在住的房子3000元/月,每个月还要交300块钱的服务费,相当于一个月的租房成本是3300元。如果换成这个主卧,虽然少了点儿维修、打扫之类的服务,但一个月能省出来700块钱。

用室友的话说,省下这700块钱吃两顿海底捞,它不香吗?

房东与中介的博弈

从未如此艰难

大张在西四环的一套小三居,是在2018年年中那场抢房大战中被长租公寓某壳收走的。某壳当时应该是想大干一场,装修、家具、家电一揽子全包,并且大方地承诺:五年租期满交房时,所有家具、家电都赠送给业主。

除此之外,在租金方面开出的条件,更是让大张无法拒绝。这套小三居之前的租金是6500元/月,这次租金能一下子提到7200元/月。而且租期五年,前两年租金不变,最后三年租金每年分别递增200元、300元和400元。相当于这五年的月租金,分别是:7200元、7200元、7400元、7700元和8100元。

大张的这套房子,在西四环非常不错的地段,距离一所很好的中学步行只需要5分钟。加上户型够小,根本不具备改出隔断间的条件,因此也不用担心中介在户型上做手脚。

可惜好景不长,房子才租出去一年多,中介就接二连三地打来电话。先是疫情期间,打电话要求免一个月的房租,后来两头吃的消息闹上了新闻,才就此作罢,不过那一个月的租金,强制挪到五年期满的最后一个月付。

隔了没几个月,中介的电话又打来了。这次大张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中介退租,按合同赔给大张两个月租金;要么大张把租金降600元,以后每个月中介只支付他6600元的租金。

几乎没什么犹豫,大张就选择了后者。据说那三个卧室里,有一个卧室已经空了半年没人租了。现在即使把房子收回来,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租出去。

前两天,大张在网上看到一条新闻,才知道收自己房的长租公寓,今年光一季度亏损就超过了12亿。想到那间空置了半年的卧室和巨额的亏损数字,大张也曾隐约地担忧过这家公寓还能坚持多久。但担忧又有什么用呢?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瑞驰配资平台期货是什么天风证券大智慧股票壹好配资顶级配资立即配资期货之家河南佳木斯股票开户外盘配资